三星皇太后:大女兒失婚,小女兒英年早逝,獨生子入獄,富婆也不快樂

田園牧哥 2022/05/14 檢舉 我要評論

在韓國,流傳著這樣一句話:「作為一個韓國人,你一生都逃不過三件事,那就是死亡、交稅,還有三星。」

由此可見,三星的地位不可小覷 ,韓劇里的階級關系在韓國現實生活中是能找到不少影子的。

拿金字塔來說的話,三星集團則是階級金字塔頂端的掌權者和控制者,三星集團的會長李健熙,甚至被戲稱為是韓國的「經濟總統」。

三星的影響力之大, 給李健熙及其家族都帶來了不可磨滅的影響力 ,給其帶來了數不清的雍容華貴,擁有極大的權、利、勢。

然而,李健熙的成功一生只持續到他78歲,即2020年去世。

李健熙

李健熙逝世后, 李健熙的妻子洪羅喜 自然而然承其三星皇太后之位,人們才將更多的眼光轉向這位富婆中的富婆。

洪羅喜同李健熙一樣,也是名門出身,父親從政,母親做過法官和記者。

雖然比不上三星的富貴,但也不是一個平民家庭,洪羅喜是在全羅道出生的,洪父給她取名洪羅喜 也正是有「全羅道的喜事」一意。

洪羅喜與李健熙的婚姻雖說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但兩人在相處之中還當真暗生情愫,約會戀愛,直至走進婚姻殿堂。

洪羅喜給李健熙共育下一子三女 ,長子是李在镕、大女兒是李富真、二女兒是李敘顯、小女兒則是李尹馨,按理來說,兒女雙全,膝下承歡。

洪羅喜和李健熙只用等著抱孫子和曾孫,享受天倫之樂便足夠了,不曾想,這幾個孩子鬧出來的動靜卻一個比一個荒唐。

李健熙及妻子和大女兒

01、大女兒李富真失婚

大女兒李富真是一個如假包換的大學霸, 19歲從韓國大元外國語高等學校畢業 ,考上延世大學。

如不清楚韓國的延世大學的話,把它想成中國的清華北大就行。由此可見,李富真的聰慧和機敏是實打實的,在延世大學就讀,李富真沒有恃才自傲。

她仍然刻苦學習,最后還赴美在麻省理工攻讀MBA,麻省理工畢業之后,李富真直接進入三星集團工作,聽從父親安排。

李健熙沒有給李富真高職,反而是讓她從基礎崗位做起, 跑腿、干活、聽前輩調遣等等 。對此,李富真毫無怨言,勤勤懇懇地工作著。

在公司歷練五年之后,她已經從剛畢業的菜鳥,蛻化成長為了能夠獨當一面的職場精英。

李富真做事精準有效,雷厲風行,公司內部都私下稱她是「小李健熙」, 李健熙對如此懂事又能干的女兒非常滿意。

平常出席活動時,李健熙常常一手牽著妻子,一手牽著李富真。

正當人們都在想,究竟什麼人能配得上這樣的長公主的時候,她的戀情卻讓人大跌眼鏡,因為李富真的男主角, 是她的保鏢——任佑宰。

任佑宰是個落魄的窮人家長大的孩子,不僅家里窮,任佑宰很小的時候父親便離世了。

母親一直四處工作拉扯著他長大,任佑宰高中輟學后,也開始四處打工謀生,補貼家用, 直至到了三星集團出任保鏢。

那時候李富真剛留學回國,面臨著許多不可避免的聚會活動,李健熙為李富真指派的保鏢里面,其中就有任佑宰。

那時候誰都不知道, 一段驚為天人的愛情故事即將拉開帷幕了 ,財閥家庭都講究門當戶對,如此才能扶持各自的家業,對其助力,互相成就對方。

而任佑宰的家世,顯然配不上三星豪門,但李富真不顧世人的反對, 鐵了心要來一場灰姑娘的婚姻 ,盡管她才是那個「王子」,任佑宰是「灰姑娘」。

李健熙對李富真的疼愛和認可是有目共睹的,看見女兒墜入愛河死不回頭,他也無能為力,父女倆經歷了好幾輪拉扯之后,李健熙終于承認他們的婚姻。

結婚之后, 李健熙為了將女婿扶持上位,花了許多心思 ,先是安排任佑宰去麻省理工進修,充實其學識和才識。

也許是任佑宰對學業實在是無能為力,沒了幾天他就鬧著要回國。

李富真原本也指望任佑宰能夠學成歸來,使父親對他刮目相看,但指望沒得搞了, 也只能同意任佑宰回國。

學習不行,那就上班試試吧,李健熙又把任佑宰安排在三星機電擔任老總,希望能看見他做出點成績。

任佑宰

高職傍身,富貴有余,窮一輩子了的任佑宰在這個時候體會到了金錢和事業的味道,做事更是亂來了。

2009年知名女星張紫妍自盡,震驚了韓國上下,不僅是因為張紫妍的離世,還因為她的遺書控告了許多韓國當時的高管等知名人士, 任佑宰的名字赫然紙上。

在警方后續的調查中,發現在張紫妍去世的前一個月,跟任佑宰通話記錄甚至達35次之多。

雖然不追究,但對三星集團來說,這檔子事完全是前所未有的丑聞。 對于李富真跟任佑宰的婚姻來說,同樣如此。

從這個時候開始,李富真和任佑宰婚姻的裂痕,在大眾面前初露端倪。

2014年,李富真突然提出失婚,婚姻中的內幕逐漸向世人披露, 原來任佑宰不僅婚內多次出軌,甚至在跟李富真吵架中還動手家暴。

兩人失婚自是大家都支持,除了任佑宰,他獅子大開口要求夫妻財產要平分,也就是李富真的半數身家—— 1.2萬億韓元。

李富真當然不同意,跟任佑宰打起了漫長的失婚官司,直到2019年,以李富真賠償任佑宰141億韓元為結束,順利失婚之后,任佑宰還不甘心還給李富真平靜生活。

他私下指使某護士舉報李富真濫用麻醉劑 ,給李富真及三星集團潑上好大一盆臟水,警方調查一年之后認定該指控不成立,兩人至此畫上句號。

這段婚姻帶給李富真的傷害,洪羅喜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出落的標志又優秀的女兒,何苦經歷這些?

洪羅喜不曾想,不僅是一個女兒為愛受苦。 大女兒傷了心,小女兒卻是丟了命。

02、小女兒李尹馨自盡

小女兒李尹馨出生在三星集團事業的上升期,小公主一出生就被李健熙視為「福星」。

在她20歲的時候,李健熙更是將10幾億的三星股份當作生日禮物贈予李尹馨。 李尹馨受盡寵愛,又無心豪門爭奪 ,一門心思都在享受生活上。

李尹馨大學在首爾梨花女子大學就讀,系統學習了法國文學和藝術。或許李尹馨原本骨子里便向往浪漫和至死不渝的愛情,這為她日后的結局埋下了伏筆。

李尹馨的無憂無慮和不諳世事使她有了跟他人分享生活的想法。

她在社交網站上開設了賬號,用來分享自己的日常,本是無心, 但因她本身的「三星小公主」光環加持,在他人來看便是有意。

互聯網的波濤洶涌一并拍向了李尹馨,甚至波及到了三星集團。

人們認為財閥生活的奢侈和榮華并不符合三星謙遜、低調的品牌之路,李尹馨的網絡生活給大眾帶來的是道德天平的傾斜, 人們開始對三星集團進行道德審判。

李尹馨被迫關停賬號,好不沮喪,為了轉移注意力, 李尹馨找到了新樂趣:賽車。

李尹馨享受賽車在賽道上奔跑所帶給她的快活,或許相比互聯網絡的壓抑和諸多限制,賽道上更能聞到自由的味道。

賽道帶給李尹馨的不僅是放松和愉悅,還帶給了她心動,以及她生命終止的第一次敲鐘。

某一天,在李尹馨挑戰高難度賽道卻常常受阻時,一名賽車手向她走來, 趙文虞。 李尹馨自是不領情他人的幫助,在小公主看來這大多都是自以為是。

但趙文虞不顧這些,仍是友好的教授她方法 ,甚至給她演示了如何駕駛。

小公主應當是看見趙文虞用高超技巧駕駛賽車后的背影動心的吧,又或許是趙文虞始終如一的熱忱與熱心,無人所知。

只知道兩人因賽車而相識,結緣, 最后談起了戀愛。

如果不論李尹馨的家世,趙文虞這個小康家庭的孩子,遇見了喜歡的女孩,兩個人會像韓國其他普普通通的男女一樣,沉淪在愛情的長河中。

但李健熙知道了小女兒的戀情后, 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,不行。 一個女兒要嫁保鏢,一個女兒要嫁普通男孩,這是斷斷不能接受的。

李尹馨的性格或是承了姐姐的堅韌,又或是從小被寵愛著長大,她自來便是執拗又富有個性。

面對父親的阻攔,李尹馨更是百般不愿。父女倆發生了許多爭執,李健熙見狀如此,私底下便找來了趙文虞。

傳說中李健熙給了10個億換得趙文虞離開李尹馨 ,趙文虞有沒有拿錢不得而知,甚至這筆錢有沒有出現過也是不為人知。

但為人知曉的是, 趙文虞確實是離開了李尹馨,悄悄遠赴了美國 ,李尹馨得知消息后無法接受。趙文虞前腳剛走,李尹馨后腳便跟上了。

無奈趙文虞心意已定,兩人之間無法跨域的階級溝壑,也順勢阻擋了兩人的愛意,李尹馨愿意為愛犧牲,趙文虞卻不肯。

法國浪漫文學在李尹馨心中埋下的種子,在與趙文虞相識時已悄然發芽,在相戀時便已枝繁葉茂,而到這時,便已是不可挽留的地步了。

據說李尹馨在趙文虞的賽車頭盔上留下了最后一句話, 「文虞,謝謝你。從此以后,你不必再為我煩惱了,你自由了。」

這句話不知道是不是兩人愛情的最后一句,但李尹馨的生命確實走到了最后一步。

鐘響,李尹馨為愛自縊 ,這段愛情不免讓人感到悲傷,沒人能夠體會其家人的心情。

而洪羅喜和李健熙沒去參加李尹馨的葬禮,也沒人能夠知道原因,只留給社會諸多疑問。

03、獨生子李在镕鋃鐺入獄

李在镕作為財閥家族的獨生子,出身便是三星傳承人的身份, 李在镕畢業于韓國首爾大學,留學日本與美國。

不僅如此,他還擁有慶義義塾大學的MBA學位,以及哈佛商學院博士學位。

李在镕十分低調,被家族也保護得非常好,在他結婚前,人們對李在镕的了解少之甚少,李在镕真正走入大眾眼里,便是他的那場豪門婚禮了。

三星集團的李在镕,和大象集團的林世玲 ,無論是家世還是相貌,兩人都佳偶天成,相得益彰。

在那場盛世婚禮中,出席的明星,名流無數。 甚至連韓國前總理李壽成都在場 ,她們的婚禮主持人更是另一位韓國前總理姜英勛。

豪門婚姻表面光鮮亮麗,背地里卻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艱辛。

洪羅喜作為林世玲的婆婆,常常言辭凌色, 要求林世玲要以婆家為綱,夫家為尊;上伺公婆,下撫兒女。

其實這樣的相處模式在普通人家中也會有例子,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,林世玲被條條框框限制之深。

婚姻11年, 林世玲甚至無法選擇使用其他品牌的產品 ,是的,一位女富婆,她不能隨自己心意使用其他品牌的耳機。

盡管如此,林世玲深諳豪門聯姻的利害,她已決定這一生都為家族犧牲自我利益,只求兩家美滿。

卻不曾想,在林家落難的時候,李在镕及其家族卻給予她釜底抽薪的打擊。 當時,三星集團正在食品添加行業的道路中探索,想要做出一番成就。

與此同時,身處同一領域的大象集團則困頓于坎途,亟須救急。誰曾想,林世玲向李在镕尋求幫助, 李在镕卻不聞不問,不管不顧。

大象集團的死活與三星集團無關,就算有關,也是三星集團等著坐收漁翁之利,等待著大象集團被取締后的地位之羹。

林世玲大怒, 決心扔掉「三星太子妃」的王冠 ,拿著千億賠償,奔向拯救家族的事業當中。

由此可以看出,大女兒、小女兒、獨生子,婚姻其實都是不勝唏噓的。

雖說情場不順,事業順便足夠了,但遭遇了林世玲的離開之后,李在镕迎來了又一次挫敗。

2017年,在樸槿惠「閨蜜門」事發時, 李在镕成為三星第一個被捕的當家人 。李在镕因賄賂韓國前總統樸槿惠的閨蜜被判罰兩年半刑罰,緩刑四年。

此次行賄案掀起了巨大風波,原本在事情剛有苗頭的時候,三星極力壓住這件丑事。

不曾想洪家的洪錫炫,即洪羅喜的弟弟, 李在镕的舅舅管理的JTBC成為了曝光李在镕最積極的電視臺。

其實,洪羅喜自從跟李健熙結婚之后, 洪家給予三星事業的發展提供了許多助力 。這使得洪羅喜接手部分三星集團事務時,開始將不少來自洪家的人拉入三星集團工作。

洪家的勢力越發壯大,盡管是自己的母族,但三星總歸是姓李,李在镕時常對集團中的洪家勢力感到擔憂。

果然,在自己落馬之后,洪家是最積極將他打入地獄的,案事發時,JTBC大發特發了好幾個深度專題進行滾動報道該事件,給予李在镕和三星集團極大打擊。

雖然時至今日,李在镕早已出獄 ,但洪、李兩家仍是大眾關心的焦點,母子傳聞常掀起風波。

而洪羅喜這一生,仿佛都是為了別人而活,從20歲起,她就開始為了李家和洪家兩大家族拼盡全力。

三星有一個為紀念創始人李秉喆而專門建造的湖巖美術館 ,洪羅喜擔任館長。

館內存放了李家幾十年來收藏的珍品,在公公李秉喆去世后,洪羅喜依然每年購買名畫和藝術珍品,以此延續美術館的生命。

后來三星又建造了Leeum美術館,洪羅喜仍然擔任館長 ,洪羅喜不僅親自打理美術館,還推動國際知名畫家赴韓辦展,促進了韓國與外國藝術的交流。

在一定程度上,此舉極大地提升了三星的企業文化,使三星名聲更加遠揚,她不僅是丈夫背后的得力幫手,還是把娘家帶入豪門的引領者。

洪羅喜借助三星集團的力量, 幫助洪家進入了韓國的頂級財閥梯隊。

洪羅喜

洪羅喜的大弟弟洪錫炫曾任駐美大使;二弟洪錫肇曾任檢察官,現為韓國零售業巨頭BGF集團董事長;三弟洪錫俊是寶光創業投資會長;四弟洪錫奎任寶光集團會長。

而妹妹洪羅玲則是跟隨姐姐在三星集團任職, 洪羅喜帶領洪家,在韓國的政界、商界都各有所涉足。

而她自己,在李健熙離世之后,洪羅喜有權繼承總遺產的大概33%,其中就有李健熙持有的部分股權。

這幾支股權使得洪羅喜很可能成為三星集團的最大的個人股東, 一步便可踏上韓國女首富之路。

她擁有了數不盡的榮華富貴,出現在大眾面前總是光鮮亮麗的。

盡管如此,她也無法阻止親生女兒的離世,無法阻擋家族與家族之間的明爭暗奪。大女兒失婚、小女兒離世、獨生子入獄,皆鬧得沸沸揚揚。

在李健熙的遺體告別儀式上,李富真因為過度悲傷無法站立 ,而75歲的洪羅喜攙扶著女兒,滿臉鎮定和堅強。

李健熙離開了,大女兒李富真仍在商場打拼,成為了屈指可數,不可多得的精英,二女兒李敘顯從始至終過著自己平靜又幸福的日子。

小女兒不再對其進行過度的關注和報道,唯愿逝者安息,而獨生子李在镕出獄,繼續描繪著三星帝國的藍圖,最近還放出了「不會將經營權傳給子女」的狠話。

風波過去,她的一生又會被什麼傳奇填滿,人們都抱有期待。

據最新報道,2022年,洪羅喜以63億美元財富位列《2022年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榜》第403位

回首過去,經歷種種,一直都在安排他人人生的洪羅喜,從未真正掌握過自己的人生。

富婆恐怕也不快樂 ,只惹得她羨慕那些平常的百姓人家和睦又平常的幸福了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