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子多福?窮夫妻認定存錢不如存人「16年狂生11孩」坐等享福,今「孩子長大」命運令人嘆息

田園牧哥 2022/05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秉持著「存錢不如存人」的理念,一對夫妻16年來生下了11個孩子,希望靠著這種方式過上幸福生活。那最終他們如願了嗎?

1995年,來自四川遂寧篷南鎮的27歲小伙何洪,從老家來到上海一個工地打工,認識了26歲的安徽姑娘張杏子。

因為都是來自農村貧困家庭,又在同一個工地上打工,相似的境遇讓兩個人很快熟絡起來。何洪在老家因為太窮而娶不上媳婦,而張杏子小時候因為一場發燒,導致精神時有異常。常常自言自語,幾乎沒什麼朋友。

同是天涯淪落人,兩人也不嫌棄對方,在異地他鄉互相慰藉陪伴,很快就走到了一起。之後,何洪帶張杏子回到四川老家。在一棟破舊不堪的青磚樓里,兩人沒有辦酒席,只是到民政局領了一張結婚證,就過起了[夫·妻·生·活],同時也開啟了他們16年的造娃之路。

結婚第二年,張杏子就生下了女兒何川徽。次年,張杏子又生下兒子何君徽。

原本,有了一兒一女的張杏子已沒有再生的打算,但在丈夫「存錢不如存人」理念的薰陶下,張杏子從1996年到2010年間,不間斷地生育,先後生下11個孩子。

當時,我國已經實行計劃生育政策,村幹部多次上門做工作,想干預兩夫妻的生育。可每次村幹部來家裡,何洪就會帶著一家人躲起來。如果遇上來不及躲的情形,何洪也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之樣。

一句「沒錢」,一群上不起學的孩子,一個家徒四壁的房子,和吃了上頓不知下頓的窘況,村幹部也只能一聲嘆息,也只得免去了對何洪超生的罰款。

何洪信奉人多力量大。他的理由是:「做事不用求別人,錢多不如人多」。但他卻沒想到,造人KPI是完成了,但他原本就清貧的日子也因此過得更加狼狽,苦不堪言。

沒有一技之長的何洪,常年只能在工地幹活,收入微薄,而張杏子就在家照顧10多個孩子。

剛生下老大、老二時,何洪還會咬牙送兩個孩子讀書。可隨著孩子越生越多,家裡連吃飯都成問題,兩個孩子也只能退學。從老三開始,後面出生的孩子都從未上過學。

孩子們平時吃的是稀飯加鹹菜,穿的也全都是別人送的舊衣服。

冬天的青磚樓里寒風呼嘯,為了取暖,一家人每天晚上就擠在一個大通鋪上面睡覺。而到了夏天,房間里卻悶熱難耐,老鼠橫行,到處散發著刺鼻的餿味。

老二何君徽是家裡的長子,長兄如父,他不得不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扛起家裡的責任。但生活舉步維艱的狀況,卻讓他感覺到「生不如死。像是死的身軀在遊走。」

直到2015年,當地政府出資11萬,為他們建起了一棟160平米的新房,給孩子們解決了戶口問題,而且除了老大和老二,家中的孩子們都可以進學校讀書,學雜費全免。

正當一家人的生活正慢慢迎來轉機,卻在2016年,發生了一件大事,將一家人又推下了至暗的深淵。2016年2月16日,是遂寧當地天佛山一年一度的廟會。

這天,何洪又帶著6個孩子來到天佛山吃飯。張杏子幫著廟裡煮飯幹完活後,就與孩子們單獨坐到了一桌。而何洪則與往年不同,沒有和家人坐,而是和天佛寺的人坐在一起,其中就有83歲的守廟人何履海。

酒過三巡,何洪已有醉意,但他意猶未盡,還讓負責管理廟裡物資的何履海再去拿酒來喝。何履海不願意再去拿酒,還言語挖苦何洪,雙方因此發生了口角。

何履海借著酒勁對何洪說:看你這樣子,好像一輩子沒喝過酒似的。帶這麼多孩子來吃飯,不覺得害臊嗎?簡直是丟我們何家的臉!」這話徹底激怒了何洪,可謂傷害性不大,侮辱性極強。何洪這輩子最不願意聽到的,就是別人對他的孩子們指手劃腳。

于是,懷著滿腹屈辱的何洪踉蹌著走向何履海,在酒精的驅使下,把何履海推到了佛殿上,何履海的頭隨即撞到了供桌的桌角上。

氣極敗壞的何履海掙扎著起身,趁何洪不注意,猛地從貢桌上抄起一把菜刀,從後面對著轉身要出廟門的何洪當頭砍下,何洪頭上頓時鮮血直流。

何洪回過神來,轉身看到何履海手裡的刀,也是怒不可遏。他當即奪下何履海手裡的刀,轉而向何履海砍去,直到雙方都身負刀傷,渾身是血。

有人趕緊跑去告訴不在場的何君徽,說他的爸爸快被廟裡的何履海砍死了。何君徽趕緊跑到廟裡,看到何洪已經倒在了地上,全身都是血,感覺像快要死了。

就在這時,何家的6個兒女也一擁而上,幫助爸爸打架。

打鬥結束後,警察火速趕到現場,並立即將兩人送到了醫院。

這幾個參與到混戰中的孩子,最大的15歲,最小的才9歲。事後,記者採訪這幾個孩子,他們的臉上完全沒有表現出恐懼,只有漠然。

甚至在提起當時的慘況時,幾個孩子臉上竟然還帶著笑,輕快的語調,似乎在談論一件根本與他們無關的事情。

「我爸爸爬起來了,只是踢了何履海幾腳,警察就來了。」

「不害怕。」

「根本不知道法律是什麼。」

「他一個人好巴適嘛,我們那麼多人。他一個人死得輕輕鬆鬆的。」

在他們的世界裡,價值觀似乎還是混沌的。而對生命和法律的漠視,則讓人不禁對這幾個孩子的未來感到了幾分擔憂。

之後,何洪幸運地撿回了一條性命,但何履海卻因顱腦損傷,傷勢過重而死。

貧窮不是罪。但貧窮卻會在不知不覺中,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。

何履海和何洪就是如此。

何履海是何洪的遠房叔叔,原本兩個人關係很好,而且何履海一生未娶,幾乎把何洪當成自己的兒子一般看待。

為了幫助何洪,何履海還曾經介紹何洪上山修廟。

何君徽說,後來兩個人感情慢慢變壞,其實是寺廟負責人鄧俊的挑唆。因為鄧俊看不慣自己家裡一大群孩子,嫌棄他們生性頑劣,邋遢不講衛生,而且經常來廟裡蹭飯吃,還從不給錢。

村民們對孩子們的印象也很不好。說他們調皮搗蛋,缺乏管教,不討人喜歡。

因此,鄧俊要求何履海將何洪趕出廟去。

「鄧俊隔三差五地刁難我的家人,打孩子,往他們的菜里吐口水。孩子越來越多,就越討人厭。尤其孩子衣服臟,又不講衛生。

鄧俊曾和父親說,如果要來廟裡,最多帶一兩個孩子,不要帶多了。不然就算你帶來,我也會讓他們回去。」何君徽說。

而鄧俊卻否定了何君徽的說法。

他說,「每到初一十五,他們過來廟裡,我都會給他們準備一桌飯。以前要收錢,我們都沒有收過錢。不管我們要不要收錢,我都從來沒有要過何洪的錢。這些年,我對何洪已經仁至義盡。」

隨著何洪生的孩子越來越多,這群邋遢淘氣的兒女們來廟裡蹭飯的頻率也越來越多,時間一長,何履海的面子掛不住了。

于是酒後失言,將何洪徹底激怒了。這才引發了這出悲劇。

事後,張杏子說,她後悔了。

「真的很後悔生這麼多孩子,沒有帶好他們。因為生10個肯定沒法像生1個那樣的精力去養育。

這是老天在懲罰我們。

如果不是孩子生多了,家裡太窮,就不會去廟裡蹭吃蹭喝,不去蹭吃蹭喝,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慘案。」她說。

而回憶起16年生孩子的艱辛,張杏子更是一把辛酸淚:

「其實我自己是不想生那麼多孩子的,養不活啊!懷孕了照樣要背50多斤的豬草回來,也要天天在田裡幹活,3點鐘生個孩子,6點鐘就起來煮豬草,煮飯。

家裡又沒有老人幫忙,小孩子多了,負擔就大。日子沒過好,吃沒吃好,穿沒穿好。住也沒住好。現在只希望丈夫早點回來。

出了這個事,他是既毀了小孩子的前途,也毀了他自己的身體。」

早知有今日的苦果,不知道何洪是否還會作出「存錢不如存人」的選擇呢?

因為案件的證據還需要補充,以及何家的特殊情況,何洪的判決遲遲沒有下來。

20歲的大姐又一直沒有找到工作,家裡的日子過得越發艱難。何君徽無奈只得去篷南鎮鎮政府找領導求助。

何君徽和鎮領導說,家裡實在是支撐不下去了,希望各位領導鼎力相助,盡量把父親何洪的判罰降到最低,也請領導考慮自己的家庭情況,讓父親能早點回來和孩子們團聚。

鎮領導表示政法機關會依法量刑,公正執法,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。

與此同時,相關部門也給何家修房子,免除孩子們的上學費用,政府還每個月發放給何洪一家當地村民最高低保標準1045元。

在政府的幫助下,張杏子一家的生活相比以往有了很大的改觀。

但政府的資助畢竟有限,為了自己的長遠發展,和弟妹們的未來,何君徽決定外出打工。他原本的理想是當兵,可家庭貧困加上父親又出事,他的理想也徹底夭折了。

當記者問他,「有沒有能力承擔這個家庭的重任?」時,何君徽無奈地說,「我覺得只有部分能力。想出去外面打工,改善一下家裡的環境。

有時候在想,父親為什麼要把我們帶到這個世上,受這樣的折磨?」

這個問題對于何洪來說,也許給不出完美的答案。但至少,他已經在為自己過去的衝動反省了,並且以自己的經歷告誡妻子和兒女們。

入獄後,他在給兒子們的信中寫道:「兒子們,你們已經漸漸長大,千萬別去犯法,犯了法是很可憐的。要遵紀守法,不懂法的人,最終是要吃大虧的。後悔葯是沒有賣的。至于我的犯罪,我知道改正。」

也許,直到此時,何洪才意識到了「教育」的重要性。但是,長期的基礎教育的缺失,父親的缺位,以及因為貧窮而導致的不良生活習慣,卻很難在一夕之間消除。

因此,何家的幾個男孩學習都很差,性格也不好,和父親何洪當年的脾性如出一轍。其中又以老四為甚,在學校和人打架,被人捅了刀子差點沒命,還險些把最小的妹妹活活摔死。

而大姐何川薇更是因為被生活長期壓抑,患上了精神病。唯一比較爭氣的是三女兒何君蕓,通過努力讀書考上了大學。

2022年,大學畢業後的她留在了成都工作。她時常鼓勵弟弟妹妹們好好讀書,只有讀書才是唯一的出路。

「多子多福」要量力而為,何洪為了老來享福,為一己私利,只管生孩子,不養孩子,他坑害了整個家庭,也坑了自己。最讓人同情的是被歲月折磨,遭受無盡痛苦的妻子張杏子,還有那本應該成才的11個孩子。

所幸在政府的幫助下,何家的情況漸漸好轉,籠罩在何家上方的烏雲開始慢慢散去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