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傳記:女星張惠儀,20年前被男友家暴后退出娛樂圈,如今51歲仍未嫁

安妮 2022/05/06 檢舉 我要評論

午夜時分。

街道空無一人。

油麻地的一間舞蹈室,卻慘叫連連。

有人報了案: 「阿Sir,隔壁一對男女在打架,你快過來啊!」

……

警察迅速趕來。現場已是一地狼藉。

現場有一男一女。

男人衣衫不整,手機碎裂。

女人頭髮凌亂,臉龐紅腫。

一通盤問,才知道這兩人是名人。

霍紹裘和張慧儀。

一個拉丁王子。

一個當紅女星。

有很多的報道中,這兩人,也算一對璧人。

私定終身,許下海誓山盟。

不過一眨眼,情人變怨侶,深情演變成鬧劇。這到底是因為什麼?

還沒等到揭開答案,張慧儀已開了新聞發布會。

她對媒體宣布:

從今天開始,本人張慧儀,正式退出娛樂圈。

鏡頭回到1993年。

國際華裔小姐大賽現場。

美人遍地。

爭妍斗艷。

這是港媒口中顏值最高、最省鏡頭的一屆。

鐘麗緹如月。

盧淑儀似星。

一旁的謝綺玲,化作微風拂過。

神仙打架,將前三甲收入囊中。

23歲的張慧儀,容貌并不算太出眾。

僅入圍15強。

但TVB,還是透過這抹笑意,窺見了萬種風情。

之后,張慧儀簽約TVB。

TVB沒看錯。

張慧儀,堪稱天真與魅惑的混合。

她在《開心華之里》、《包青天之泣血鳳凰》中出鏡,雖是配角,卻風情大放,鋒芒畢露,令人過目不忘。

之后片約不斷。

大咖云集的《真情》,就在這時,找上門來。

她飾演的李彩瑤,按照劇情發展,是要下線領便當的。

奈何,觀眾入戲太深,無法接受事實。

「還我李彩瑤!」

到處皆是斥責聲。

萬般無奈之下,TVB以添一新角的方式,讓她在其中「死而復生」。

張慧儀開始被人熟知。

媒體為她冠上「風騷且銷魂」的名頭。

但想象中的大紅大紫,卻沒有如期而至。

等待張慧儀的,仍是原地盤旋。

成于性感,亦敗于性感。

她被困住了。

往前,無法破局。

往后,無路可退。

上世紀90年代。

香港娛樂圈,已從對欲女的跪舔,轉向了對玉女的追捧。

處處是塑造清純玉女的氛圍。

周慧敏,如一冽甘泉。

黎美嫻,嬌憨不失明媚。

李若彤,仙氣飄飄。

她們,是冷冷月光下的夜來香。

無欲無求,靜謐溫和,滿足了一個時代,對于清純的幻想。

可張慧儀不同。

她是含苞待放的紅玫瑰。

一雙電眼,滿身火辣。

天生媚態無處遁形。

擁有這番性感,張慧儀在這個圈子,注定要走一條冶艷的路。

隨著影視作品越來越端莊,留給她的角色,多半摻著情欲,混著癡嗔。

萬妖女王,癡戀神猴大將軍,機關算盡仍是一場空。

從此青燈古佛,寂寥一生。

龍天嬌,號稱「天下第一[淫.婦]」,雙眸剪水,身材熱辣。

無數宅男,心甘情愿被她俘獲。

馬叮當,妖艷絕倫。愛上宿敵,教會他人間七情六欲,卻死在最愛之人手中。

虐得觀眾肝腸寸斷。

角色并非重中之重,張慧儀卻處處勾人。

扮癡,為愛傾盡所有。

演媚,所過之處,無雄性動物能生還。

后來,有個人聞著味兒來了。

他就是王晶。

艷片之王。

多少艷星,如邱淑貞,如葉子楣,都經由王晶的鏡頭,紅遍香江。

張慧儀自知機會難得。坦然接下橄欖枝。

兩三布片,衣著清涼。

纖腰楚楚,款步姍姍。

一扭,一邁,步入王晶的情色世界。

幾部風月片,將她推向「性感女神」的高地。

戲里,張慧儀是夢中尤物。

不求地久天長,只求此刻盡興。

許多人太入戲,以為戲外的張慧儀,也人盡可夫。

少有人知道,她本人,竟單純到不識世事。

一個女性太美,是福,也是禍。

美+媚,更容易被輕薄。

常年在聲色場打轉,張慧儀遇人無數。兜兜轉轉,發現長情人難尋。

她所念的,不過一個「惜」字。

她以為在盧慶輝身上看到了。

1999年。

張慧儀長了腫瘤,需要住院動手術。

盧慶輝聽聞,二話不說,即刻前來幫忙。

彼時,盧慶輝是TVB當紅小生。

儀表堂堂。

事業有成。

更關鍵的,是他無微不至的體貼。

手術后的疼痛,愈是難忍。

盧慶輝的憐惜,愈是撩人。

出院后,他們在一起了。

金童玉女,締結良緣。

相戀不過數日,兩人迅速同居。

殊不知,激情燃得早,消耗得也快。

新鮮感散去后,現實暴露出真實的不堪。

不過120天,這段感情,走向終點。

分手的原因,無從知曉。

只是當時,盧慶輝緋聞纏身。

而張慧儀郁郁寡歡。

她夜夜失眠,上鏡也有了憔悴之意。

療愈三年,才走出情傷。

2002年。

TVB舉辦35周年臺慶。

張慧儀受邀出席,與陳百祥合作一曲拉丁。

為呈現出絕佳的舞臺效果,她特地拜師學習。

陳百祥牽了線。

他把「拉丁舞王子」霍紹裘,介紹給了張慧儀。

不曾想,這竟是張慧儀噩夢的開始。

霍紹裘,長她16歲。

曾有過一段失敗的婚姻。

兩人相戀之前,霍紹裘負面新聞接連不斷。

他花心。

脾氣暴躁。

時常動粗。

稍加了解,即能知曉他為人。

友人勸她,不聽。

家人阻攔,無視。

動了情的張慧儀,哪里還有回頭路。

因為她在霍紹裘眼中,也看到了那份憐惜。

那時,張慧儀為練舞傷到頸部,久臥病床。

霍紹裘悉心照料,許下要照顧她一生的承諾。

她毅然決然,與之戀愛、訂婚,一步步將自己送到虎口。

換來的,不是霍紹裘的全心全意。

他依然酗酒無度。

花邊新聞不斷。

無法克制脾氣。

張慧儀一忍再忍,兀自期盼浪子回頭。

見對方無動于衷,她才提出分手。

誰料,霍紹裘竟當場暴怒。

他揮起拳頭,朝張慧儀的臉重重砸去。

這就是文初那一幕。

警察到了之后,兩人都去了警局。

在警察面前,霍紹裘一口咬定: 「張慧儀有精神病!」

絲毫不承認自己有錯。

昨日愛人,今日惡魔。

叫張慧儀如何不心灰意冷?

事件之后,獵奇的報道不斷。

她被毆打的慘狀。

推輪椅出門的狼狽。

口罩難掩傷痕的窘迫。

爭相登上報刊。

人前光鮮亮麗的女星,成了茶余飯后的談資。

這就是所謂的娛樂圈。

看似光鮮,實則無情。

張慧儀心死了。

她以為的天長地久,不過一場幻覺。

她以為的風光無兩,實則泥濘滿身。

這個圈子,再如何誘惑,張慧儀也下定了決心:離開。

可惜,命運不安分,又給她設下了一道關卡。

退圈之后,張慧儀一邊經商,一邊做義工,幫忙照料小孩。

有一小男孩,與她甚是親近。

他天生患有心臟病,被父母丟在大街,之后在孤兒院長大。

但面對張慧儀,他總能卸下防備,安心待在一旁。

這份天真,讓張慧儀憐愛不已。

一個未經世事,無依無靠。

一個歷經千帆,形影相吊。

小男孩,有了依賴之心。

而張慧儀,也對孩子越來越溫柔。

兩人常黏在一起,宛如母子。

時間匆匆,義工期截止,張慧儀要離開了。

未經世事的孩童,卻感知到離別將至,趕忙拽住她的衣角,嗚咽地喊出一聲: 「媽媽。」

張慧儀愣了。

原來,她也有過這樣的想法。

「我能不能領養他?」

小孩三歲,惡疾纏身。而她未婚,不曾有育。

擔心病情是一方面。

不會照顧是另一方面。

但思忖幾番后,張慧儀確定心意。

她不顧親友勸囑,也不顧流程繁瑣,決意要領養孩子。

卻卡在最后一步。

院長見她曾是艷星,先入為主認為,她不是照顧小孩那塊料,義工只是平日消遣。

張慧儀沒放棄。

每天準時抵達孤兒院,做羹湯,洗衣服,陪孩子游戲,教孩子識字。

日復一日,終于打動院長。

如今,她的身邊多了個小兒子,叫Hanson。

Hanson的病情嚴重,花費也多,每年醫藥費高達百萬。

醫生更是斷言: 活不過15歲。

病情惡劣,醫藥費高昂,沒有將張慧儀擊退。

「治好他,陪他長大。」

她全力以赴。

經商,比從前更努力,更用心。

也重新拍戲。已經退出的圈子,因Hanson需要治療,她咬咬牙,又重新走進。

配角。

訪談。

客串。

能賺錢的,張慧儀都去。

比起違背退圈諾言,她更在意Hanson的生命。

近兩年,張慧儀也有富商追求。

但對方結婚的前提,是要她放棄Hanson的撫養權。

「荒唐。」

只把這歸為一段爛桃花。

她看透了感情中的勢利,無心再卷入漩渦。

如今,Hanson邁過15歲的坎,已經成年。

而她也52歲了。

走過半生起伏,歷經世事滄桑。回首往事時,有人曾問張慧儀,當年因幾段感情陷落,是否有過后悔?

她笑言:不后悔。

「那樣,我就遇不到Hanson了。」

是啊,蘭因絮果從頭問,笑也凄迷,嘆也凄迷。

不如牽起眼前人,食飲,度日,互相依靠。

或許愛也好,情也罷,都難以久長。就像風,說過就過了。

只有這一種依靠,才是宿命中最深的宿緣。

既然如此,珍惜緣份,沿著天命走下去,好好過完這一生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