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傳記:「大女主」鄧萃雯,被父母拋棄,兩度翻紅,兩次因戲生情

安妮 2022/04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頑強自信的大女主是她拿手好戲、無數觀眾對她的演技贊不絕口。

然而,現實生活中她卻歷經坎坷,一度潦倒落魄。

她曾說: 「我不是溫室里長大的花朵,我是個有經歷的女人。」

她就是鄧萃雯。

一、

1966年,香港的一間鐵皮屋里,一個年僅17歲的少女生下了一名女嬰,取名鄧萃雯。

年輕的媽媽望著襁褓里的孩子,一直緊鎖著眉頭,而一旁16歲的父親急的手忙腳亂。

這對未成年的父母,并不知道如何照顧嬰兒,鄧萃雯一直在哇哇大哭。

整夜夫妻二人都沒睡好,父親第二天還要早早地去上班。

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個月,身心俱疲的小夫妻,只好把鄧萃雯送給了爺爺奶奶撫養。

在鄧萃雯的記憶里,關于一家三口的溫馨畫面極少。

自從她住在爺爺奶奶家之后,父母只是每個月回來看一眼,很快就離開了。

鄧萃雯5歲時,積怨已久的父母離了婚。

從此他們就更少來看鄧萃雯,父親每個月回來送一次生活費,母親要好久才能見到一次。

后來母親再婚,來的次數就更少了。

有一次,母親臨走時悄悄地囑咐她: 「以后在外面不可以叫我媽媽了!」

雖然,鄧萃雯不知道母親的用意,但瞬間淚如雨下,「 我沒媽媽了!

可以想象,這句話對一個孩子有多深的傷害,而年幼的鄧萃雯也只能默默承受。

整個童年,鄧萃雯幾乎體會不到父母的關愛。

爺爺似乎也從沒有隔輩親的心理,對待鄧萃雯,他總是嚴厲大于疼愛。

拿筷子的姿勢不對, 要打,吃飯時坐的距離不對, 要罵

鄧萃雯的童年的記憶里,和爺爺之間最多的互動就是給他捶腿。

爺爺太過嚴厲也就罷了,偏偏奶奶還是個風濕患者,家務事完全是有心無力。

就這樣,鄧萃雯很小的時候就學著做家務。

買菜、做飯、洗衣服、家里的事情樣樣她都得干,當時她還不滿10歲。

鄧萃雯在采訪中開玩笑說:「 其他小孩玩‘過家家’的時候,她已經真刀真槍地干過無數次了。

而絕大多數同齡人看過的卡通片,她幾乎都沒有看過。

電視機里播放的永遠都是老人家喜歡的節目。

有一次,鄧萃雯因為參加球賽回來晚,爺爺揪著送她回來的老師,訓斥了2個小時,這讓她感到丟臉極了。

在家里鄧萃雯從未被當成一個小孩子,相比之下她反而覺得上學更輕松自在。

那時候的她還太小,眼里只看得到爺爺的嚴厲。

后來爺爺奶奶相繼去世了,過了很多年后,鄧萃雯才理解了爺爺對自己的良苦用心。

他給孫女取名鄧萃雯,是希望她出類拔萃,他生怕她走錯了路,所以只能板起臉來。

二、

每個藝人都有進入演藝圈各自的理由,有些人為了替家里還債,有些人是被星探發現。

鄧萃雯想要當演員,完全是因為想要脫離管教森嚴的家庭,遠走高飛獲得自由。

最初她的目標是做空姐,但當時鄧萃雯不滿18歲,只能做地勤,因此她果斷地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不久后,報刊上一些關于明星通宵拍戲的報道讓鄧萃雯眼前一亮。

她背著爺爺奶奶報了名香港無線演員訓練班,結果順利入選。

與很多星路崎嶇的藝人不同,鄧萃雯很快就當上了電視劇女主角。

那部劇名叫《薛仁貴征東》,在當時收視率非常高。

在劇中與鄧萃雯搭檔的男演員是大她9歲的萬梓良。

據鄧萃雯描述,當時這個劇拍了三個多月,她和萬梓良每天要拍十幾個小時。

從小到大上女校的鄧萃雯,第一次和男性如此長時間的接觸。

萬梓良高大帥氣,入行又早,經常提點鄧萃雯,這讓缺少父愛的鄧萃雯十分受用,漸漸的兩人走到了一起。

萬梓良個性豪放,卻是位非常體貼的男友。

他不僅教會了鄧萃雯很多東西,姑且出手闊綽地送她禮物,為她吟詩,很懂浪漫。

有一次,萬梓良惹鄧萃雯不開心,他竟當街下跪求女友的原諒。

饒是如此寵溺,這段戀情也只是燃燒了兩年左右。

究其原因,那時候的鄧萃雯在愛情中還很青澀,如何維持親密關系對她來說是個難題。

而萬梓良在和鄧萃雯分手之后,又和演員恬妞展開了一段戀情。

而分手之后,鄧萃雯開始重新規劃自己的事業。

當時,雖然鄧萃雯收獲了一些知名度,但收入其實非常有限。

當時她憑《薛仁貴征東》走紅后,一連拍5部戲,但當時她的月薪只有2500到3000。

入行第6年,鄧萃雯的薪水也剛剛達到每個月6000,除去房租日用,基本沒有結余。

而且隨著年齡的增長,她也漸漸感覺到演員是一個十分被動的職業。

1990年,鄧萃雯放下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,前往國外學商業管理。

當時她入行前的初戀再度出現,這個男生癡情至極,在分手后居然等待了她7年。

在鄧萃雯因求學去往洛杉磯后不久,這個男生主動邀她去紐約。

于是鄧萃雯又一個人跑到了紐約,和初戀男友再續前緣,轉而開始學室內設計。

但俗話說相見好、同住難,日常的瑣事漸漸消磨掉了愛情的溫度。

他們之間變得越來越不和諧,沒多久鄧萃雯又恢復了單身。

畢業后,她回到香港做回老本行,然而依然是演一些小角色。

1996年,鄧萃雯加盟亞視,電視劇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成了她的翻紅之作。

在這部劇中她飾演女一號姚小蝶,男星江華與她飾演一對有緣無份的戀人。

他們兩人在劇中甜蜜的愛情和遺憾的結局,不知牽動了多少觀眾的心。

而就在拍攝這部劇時,鄧萃雯又開始了一段新的戀情。

與她相戀的不是別人,正是該劇的男主角江華。

江華當年確實帥氣迷人,但卻是位已婚人士。

他的妻子是麥潔文,也曾是位藝人,她不僅發行過多張音樂專輯,還參演過多部電影。

在一部名叫《奪命佳人》的演員表中,麥潔文的名字和林青霞、梁家輝一樣排在主演一欄中。

在與江華結婚生子后,她才淡出了演藝圈。

然而,她相夫教子的平靜生活,因為鄧萃雯而改變了。

1996年左右,港媒發表了江華與鄧萃雯同進同出公寓、相約看電影等新聞,當時事件中的兩位當事人都對此事矢口否認。

沒想到幾個月后,鄧萃雯聲稱自己連續多天被電話騷擾。

隨后麥潔文和江華合體出現在某電視節目中,麥潔文指責鄧萃雯在拍戲期間主動示愛江華,江華在一邊附和著撇清自己。

遭到背叛,鄧萃雯失望至極。

鄧萃雯和江華熱戀時有多甜沒人知道,但是這段戀情被曝光后,兩人翻臉無情的樣子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。

至此,這段本就不該發生的戀情變得更加不堪。

令人唏噓的是,多年后江華因為抑郁癥而退出了演藝圈,賣起了保險。

2016年,江華回大眾視線,再次談起鄧萃雯的時候,居然大方承認當年是愛過她的。

但他也說:「無論自己曾經做過什麼,都沒有后悔過。」

四、

在那場風波之后,鄧萃雯的事業也跟著變得越來越低迷。

雖然她也接連拍攝了幾部劇,但人氣卻反而不如從前。

鄧萃雯向來一副居安思危的性格,演藝之路不順,有了一些積蓄后她開始投資了一些生意。

但一個人若是倒霉,做什麼都會不順。

當時,香港出現金融危機,她的投資也跟著出現了問題。

用鄧萃雯的話來說,當時她是賠得幾乎什麼都沒有了。

幾年的血汗錢全都化為虛有,就算是再堅強的人,這樣的打擊也是難以承受的。

為了保住兩套還在還月供的房產,鄧萃雯不停地工作,每天壓力大到不行。

這樣緊張而不見回報的日子過了很久,她開始反思自己的做法。

那時候鄧萃雯想,供樓還要十幾、二十年,如果這樣一直下去自己是否有命住都是個未知數。

想明白這一點后,鄧萃雯放手了,但她反而輕松多了。

雖然失去了預備養老用的房產,但她的生活開始回歸正軌。

而那段時間,一個男人的陪伴,給了孤獨前行的鄧萃雯莫大的溫暖。

這位名叫鄭敬基的男人也是圈中人,他曾出演過《烈火雄心》等一些劇集。

此外他還主持過多檔節目,雖然樣相貌平平,但也是一位非常有才情的男士。

在鄧萃雯最艱難的日子里,他幾乎是傾其所有幫助她。

但這段感情來得快、散得也快。

大概一年多之后,鄭敬基選擇去加拿大發展,兩人隨即和平分手。

因為鄧萃雯有三任男朋友都是圈內人,所以分分合合也都在媒體的報道下搞得人盡皆知。

很多年之后,鄧萃雯在和主持人李靜的對話中坦言,當初的自己談戀愛從不考慮自己是否了解對方。

只是憑著一種敬仰、一種迷戀、或是純粹的激情就飛蛾撲火般投入進去。

雖然每一次開始她也都盼望能天長地久,但事實上它們都非常短促。

她最長的一段戀愛也只維持了兩年。

五、

30歲之后,鄧萃雯開始反思自己感情頻頻失敗的原因。

最后她將此歸結到自己從小沒有得到關愛上。

她需要被愛、被肯定,卻莽莽撞撞選錯了人。

那時候鄧萃雯忽然發現,她原來是不懂愛的。

值得一提的是鄧萃雯的父母后來雖然各自再婚,但也都又以失婚收場。

自己戀愛屢次失敗,父母兩婚兩離,這些都讓鄧萃雯對婚姻有些望而卻步。

當某一任男朋友買來戒指跟她求婚的時候,鄧萃雯沒有感到浪漫,反而想到了分手。

如何維系親密關系,依然是困擾著她的難題。

最重要的是,她端正自己的愛情觀之后,身邊也一直沒有出現那個合適的人。

愛情雖然暫時不再光顧,但鄧萃雯的事業卻在38歲那年有了新的起色

2004年,經典宮斗劇《金枝欲孽》選中了鄧萃雯飾演如妃,這個角色狠辣霸氣、善于謀算,但也有著脆弱的一面。

該劇集齊了黎姿、佘詩曼、張可頤、鄧萃雯等女星,一經播出就成為了最受歡迎的電視劇。

而鄧萃雯這位多年在小配角位置上打轉的演員,也憑著傳神的演技成為觀眾的心頭好。

此后,氣場十足的強勢女性角色成了她一次又一次翻紅的跳板。

在如妃之后鄧萃雯又在《女人不易做》中飾演了一位鋒芒畢露的女強人,這部劇也成為了當年的收視冠軍。

幾年后鄧萃雯和黎耀祥合作的晚清大戲《巾幗梟雄》收視率超過40點,鄧萃雯不僅獲得了40點天后的稱號,還成為了那一年當之無愧的視后。

次年,《巾幗梟雄2》中亦正亦邪的九姑娘,更是讓人覺得眼前一亮。

在這部劇中鄧萃雯依然搭檔黎耀祥,有這樣一段戲讓鄧萃雯印象深刻。

那是一段兩人坐在長椅上探討生死的鏡頭,九姑娘說:「不知道我走的時候,誰會在天上等著我。」

劉醒表情淡淡的說:「如果我先走,我就在天上等著你。」

那一刻鄧萃雯感受頗多,曾經她沉迷于熱烈的戀愛。

此時她發現,這種細水長流的、淡淡的踏實感讓更她動容。

六、

歲月賦予了鄧萃雯獨特的風情,也讓她變得越來越成熟。

她開始與往事和解,開始與自己的父母修復關系。

鄧萃雯不止一次在采訪中回應江華的那段糾纏,她說就算他有錯,也是我選的。

她將自己比喻成玩餐刀的無知小孩,小孩子只是覺得好玩,他們并不知道餐刀也可能傷人。

她坦言自己早有悔意,在她知道會影響到第三人的時候,就已經想離開了。

鄧萃雯說,我是可以為愛很壯烈犧牲的人,但原來這個犧牲是愚蠢的。

當被問道是否有可能和江華夫妻做朋友的時候,她竟然也表示應該可以。

事實上,他們后來也確實有見過面、談過話。

他們不再去說從前,只是寒暄。

兩個人都經歷過人生的低谷,心中早已經放下了過往的恩怨。

江華有他需要守護的妻女,鄧萃雯也開始明白親人始終都是最重要的。

母親當年對她的傷害,她漸漸釋懷。

自己經歷過幾段感情后,她更加理解了母親。

買了大房子之后,她馬上打電話請母親和自己同住。

拍戲壓力大,她會撒著嬌請父親過來探班。

如今她的父母為了和女兒親近,也可以在家庭聚會上和平共處。

風風雨雨一路走來,鄧萃雯已經不需要從被愛中體會存在感,也不需要別人給她安全感。

她的內心已經足夠強大,也越來越享受一個人的生活。

另一半是否出現似乎也不再重要,她孑然一身,卻也怡然自得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