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歲男孩家中破產,輟學幹苦力日賺22元,遇恩人送被子「度過寒冬」,18年後他找上恩人「我有能力報答你了!」

happy 2022/11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1998年,20歲的河南男孩宋劍鈞在廣州打工的時候,遇見了大他10歲的廣西男子李宇明。李宇明不僅在生活上照顧宋劍鈞,也會在宋劍鈞迷茫的時候,開導他,鼓勵他。就這樣,他們相處了3個月。之後,宋劍鈞離開廣州,也因此兩人斷了聯系。但宋劍鈞卻惦念了18年,苦尋李宇明18年。2016年12月,宋劍鈞來到《等著我》節目現場,錄制現場,他哭著喊道:「你還記得我呀!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本期最人物紀就帶大家走進宋劍鈞的尋恩之路。

宋劍鈞左一 李宇明左二

出生河南 禍不單行

1978年,宋劍鈞出生在河南濟源,父親是個生意人,母親是個家庭主婦。宋劍鈞是家中的老大,他的下面有一個弟弟、一個妹妹。除此之外,他還有一個爺爺。

濟源

這是一個幸福的五口之家,但意外的出現,卻打破了平靜的生活。

1993年,宋家發生一系列的變故。首先是爺爺的去世,禍不單行,就在宋劍鈞還未從悲痛中掙脫出來的時候,意外又來了。

這年,他的父親在做生意的時候,因為經營不善,公司被迫倒閉。不僅如此,家裡還欠了很多外債。這之後,家裡陸陸續續有很多討債的人上門。

對于宋劍鈞而言,這更是一個打擊,沒了心愛的爺爺,也沒了富裕的生活,朝夕間的改變,讓宋劍鈞的生活從天上掉到了地下。

還錢

宋劍鈞記憶最深的是一次放學,當時一個鄰村的叔叔上門要錢,看見他回來,對方對宋劍鈞的母親說了一句 :「以你們家現在的情況,別說兒子長大,娶不上媳婦,就算是倒插門,人家也不要······」

這話如一把尖銳的小刀在宋劍鈞的心頭刻下一道痕跡,讓他的心頭異常刺痛

當時,他家附近有一條大河,河很寬,裡面有沙,河上還有抽沙的船隻,抽的沙子全部用在工地上。為了賺錢,還未成年的宋劍鈞就像村裡其他成年人一樣,在船上卸沙子,一船卸完,宋劍鈞能得到5塊錢(約22台幣)的勞務費用。

血泡

第一天卸沙結束,宋劍鈞的手上多了十幾個血泡,但他卻覺得值得。因為宋劍鈞明白,他家真的很缺錢。 此時的宋劍鈞只有15歲。他把自己賺的錢全部交給了父母,並且告訴他們,他會慢慢賺錢,替家人還錢的。

就這樣,宋劍鈞一邊讀書,一邊做苦力,日子過得很艱辛。但在漫長時間的磨礪中,宋劍鈞變得更加堅毅。這時候的他,高中畢業,剛剛成年。

看著周圍的同齡人背著行囊外出打工了,宋劍鈞的心蠢蠢欲動,他想放棄讀書,外出掙錢。 因為,他自己明白,即使考上大學,家裡也承擔不了他的讀書費用。

18歲的宋劍鈞

當然,對于宋劍鈞的這種想法,父母並不同意。在他們看來,讀書是兒子擺脫現狀的唯一捷徑。但宋劍鈞是固執的,面對父母的勸阻,他始終態度堅決。沒辦法,父母只能同意。

輟學打工 陷入困境

就這樣, 18歲的宋劍鈞離開學校,回了家,之後,沒了學業的牽絆,他每天都在船上卸沙。這樣的日子一過就是一年。

1997年,19歲的宋劍鈞,拿著家裡東拼西湊的600塊(約2600台幣),成為南下打工的一員,他的目的地是廣州。看著窗外的風景,坐在車上的宋劍鈞滿是憧憬,他決定要在那裡大幹一場,然後賺錢還債。老天都在幫助宋劍鈞,到達廣州的第二天,他憑著自己的高中學歷,在人才市場找了一份工作。

入職很順利, 之後,宋劍鈞在一家工廠做電腦繪圖。能夠得到就業機會,他自然欣喜。所以,宋劍鈞努力汲取新知識。他是聰明的,再加上好學的態度,來公司沒多久,宋劍鈞就學會了數控設備的操作,以及鉗工的基本製造工藝。

在廣州待了一年的宋劍鈞

學了手藝,宋劍鈞的心放到了實處。在工廠乾了一年,他決定離職歸家。宋劍鈞的打算是,過完春節,重新找個工作,而且自己有手藝,工作肯定不難找。在想法的驅使下,宋劍鈞在春節前夕,揣著錢回了老家。

宋劍鈞的父母拿著兒子賺的錢,既欣慰,又難過。他們欣慰宋劍鈞的懂事,又難過他受現實所迫,早早輟學,連個大學都不能上。

1998年,宋劍鈞再次去了廣州。到達廣州後,他聯系了一家工廠,準備去面試。就在轉車的時候,宋劍鈞發現自己的錢包沒了。

錢包

他心急如焚,因為錢包里不僅有他帶的所有錢,還有他的證件以及家裡的聯系方式。沒辦法,他只能報警尋找。

但是,尋找起來沒有線索,所以這件事只能不了了之。此時的宋劍鈞全身上下只有40塊錢(約180台幣),為了省錢,他只能住在天橋底下,餓了,就吃便宜的饅頭,渴了就喝火車站免費提供的水。

面試候場

在此期間,他還要找工作。一周的時間過去了,宋劍鈞在珠江附近的一個工業區,得到一個面試的機會。面試的時候,工廠的老闆很滿意宋劍鈞,並詢問他什麼時候入職,宋劍鈞一臉欣喜,但過後又是為難的表情,他說自己沒有身份證。

老闆一改之前的熱情,他說,沒有身份證是沒法入職的。失望漫上心頭,宋劍鈞謝絕對方留飯的請求,扭頭離家。

站在江邊,宋劍鈞望著橋下翻湧的江水,甚至有種跳下去的沖動,他真的太絕望了。直到遠處傳來的一聲輪船的汽笛聲,才讓他渙散的意識漸漸回籠。想到父母,想到家裡的欠債,宋劍鈞突然有些慚愧。之後,他重振精神,打算再次找工作。

內容未完,請按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