農婦雙腿殘障,在娘家未嫁時收養小女孩,爬行19年辛苦養育,養女上大學跪地痛哭:一定好好報答養育之恩

happy 2022/11/18 檢舉 我要評論

2012年8月31日下午,在河南省新鄉市獲嘉縣的一個山村農家小院中,

一位53歲的農婦坐在破舊的木凳上,面前跪著自己19歲的養女。

只見養女輕輕撫摸了一下農婦枯瘦黝黑的臉龐,將散落在面前的頭髮撩到耳後,

緊接著她打來一盆溫水,含淚給自己的養母洗了一把臉。

她考起了大學,下午就要離家去學校報到了,

19年來,是這位農村養母含辛茹苦地將自己撫育長大成人,養女心中異常感恩。

而更讓人覺得不容易的是: 這個苦命的一家四口,不僅是老弱病殘,

而且所有家庭成員之間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!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?背後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真情感人故事?

一切讓我們從頭開始說起!

雙腿殘障、未嫁時收養棄嬰

那位53歲的農婦養母名叫任少雲,1959年出生于河南省新鄉縣合河鄉的一個偏遠農村。

她是家中的長女,下邊還有兩個弟弟!

幼時的任少雲和其他小孩一樣沒什麼不同,聰明伶俐,不到一歲便能咿咿學語。

可是就在兩歲那年,任少雲的雙腳開始莫名其妙變黑潰爛,

父母親帶她去了很多醫院,可醫生壓根瞧不出病癥,自然也就沒有治好。

在那個年代,偏遠農村裡還存在很多封建殘餘思想,為了治好女兒的病,

任家父母請來法師驅鬼作法、江湖郎中符水治病,什麼偏方偏門都用盡了,

這些毫無科學根據的手段,自然醫不好任少雲的疑難雜癥。

就這樣又過了一兩年,任少雲的雙腳潰爛越來越嚴重,尾骨處生了一個大瘡,

右腳從小腿的中端縮成了一個肉瘤,左腳與左腿相連處只剩下寬面條那麼寬的一層皮。

因為左腳完全失去了功能,一直垂著十分礙事,連上廁所都要由父母、弟弟抱著才能完成。

痛恨身體的異樣,任少雲一狠心,用力掐了左腳與左腿相連處,

沒想到只掐了三四下,左腳便徹底與身體分離。

父親看到後,從地上將女兒的這只左腳拾起,埋到了村外的某處空地里,

父女之間約定,等女兒將來不在人世了,再把左腳挖出來湊個全屍。

江流入海,葉落歸根!死後保有全屍,是中國幾千年來延續的喪葬習俗,

連古代凈身的太監告老還鄉後,也會將自己幾十年前割下的寶貝玩意一併帶回。

雙腳爛完之後,任少雲的腿也不長了,她的兩段小腿處光禿禿的,

為了保護和遮醜,母親特意為她做了兩只很小的布鞋套在上面。

可是失去了寬大的腳掌,任少雲是無法直立行走的,她需要以手撐地、手腳並用,這樣身體才使得上勁。

不足一米的身高,外加怪異的爬行姿態,讓任少雲的童年遭受過不少奚落和白眼。

雙腿殘障下,任少雲沒上過一天學,也不認識一個字。

每當她坐在自家的門檻上,看著來來往往的同齡夥伴背著布書包上學放學時,

她眼神里那種渴求羨慕的光芒,讓人看了都不禁心疼。

出于對知識和學校的好奇,有一次正值黃昏時分,看到放學的孩子們路過家門口,

她鼓起勇氣開口詢問學校里的情況,沒想到遭到了幾個調皮男孩的譏笑。

委屈和自卑占據了整個內心,任少雲哭著爬回了自己的房間,她心裡怨恨上天的不公:

為什麼其他孩子都能跑能跳?而自己只剩下一副殘缺的軀體!

母親知道女兒的想法後,十分憐惜,她將任少雲摟在懷里,輕撫著後背,柔聲安慰道:

「阿雲,你是被天使吻過的,所以身體留有印記,我聽村裡的柳先生講,你這種奇特身體的都是有用的人。

古時候有個叫左丘明的,他眼睛看不見,卻寫了很多出名的書籍;

還有個叫孫臏的,他和你一樣,雙腿站不起來,卻成為了偉大的軍事家。

你要勇敢堅強,朝著人生光亮的方向行進,無論什麼模樣,你都是爹娘疼愛的女兒……」

任少雲的母親也是一個農村婦女,沒有文化知識的她是講不出這種大道理,

可她知道只有母愛的鼓勵,才能讓女兒走出自卑,走出自己別樣的人生。

所以她特意去請教了村裡以前教私塾的柳老先生,這也是鄉民們公認最有學問的老者,

左丘明、孫臏的故事她以前從沒聽過,能夠轉述給女兒,也是靠自己心裡硬記下來的。

正是母愛溫言的滋潤,讓任少雲從小就養成了堅韌的品格,

她不再自卑,勇敢堅強面對,爭取像正常人那樣活著。

隨著年齡逐漸增長,家人們開始給任少雲張羅起婚事。

可是任少雲的身體就是這樣,有殘障、生活不能自理,

在家都需要靠父母弟弟幫襯著,正常人都不願意娶這樣一個妻子。

眼看著父母一天天老去,來家裡相親的男子也有很多,

可是任憑好幾個媒婆說破了嘴,這樁姻緣一直沒有促成。

來相親的大多是成色不太好的人,不是家裡窮,就是身體有殘障,

有一次有一個口才特別好的相親對象,任少雲雖然很心動,但還是咬著牙拒絕了。

這麼能說會道的人居然來找她,任少雲認為,對方不是身體有其他毛病,就是難以一心一意、長久下去。

她覺得婚姻馬虎不得,叔伯兄弟姐妹共有17個,若是自己嫁過去一段時間又被趕回娘家,

不僅自己丟不起人,連帶整個家族都會跟著丟臉。

對于婚姻,任少雲也曾有過憧憬的愛情,那時候國家普及文化知識,

村裡的大喇叭不僅宣傳黨的政策,還會講歷史故事、唱豫劇。

《穆桂英》、《朝陽溝》等戲曲,任少雲聽得是滾瓜爛熟,自己跟著哼唱,裡面的故事是瞭然于心。

一段段鏗鏘有力的唱詞,便是一個個鮮活人物精彩傳奇的人生,

他們有著健康的身體、屬于自己的事業,讓任少雲更為嚮往的是,

他們有著甜蜜的愛情,能夠結婚廝守、相伴到白頭。

從十幾歲一直到二十多歲,相親的對象換了一批又一批,

身邊的同齡姐妹一個個嫁出去了,父母的身子骨也一天不如一天。

內容未完,請按「第2頁」繼續閱讀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