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樣是成龍基因,把林鳳嬌兒子和吳綺莉女兒一對比,差距就出來了~

hh 2022/10/09 檢舉 我要評論

2000年,一個香港新聞發布會上,一百多家媒體蜂擁而至,現場被圍得水泄不通,各種「長槍短炮」對著臺上瘋狂咔擦。

10分鐘后,一個齊肩長發的男人,在閃光燈中聲淚俱下:「 我只是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…」

說出這句名言的,正是影壇「大哥」—成龍。

自此,圍繞成龍的話題除了「武打明星」,影視界「一哥」,還有林鳳嬌與「龍太子」,吳琦莉和「小龍女」。

同是成龍的女人,林鳳嬌被尊稱為「龍嫂」,吳綺莉卻被詬病為「瘋女人。」

同是成龍的基因,房祖名坐享名副其實的「龍太子」生活,吳卓林卻披著「小龍女」的外衣,被迫流落街頭。

若子女是「果」,父母便是「因」。同種基因,兩種命運,差距到底在哪兒呢?

提起成龍,大家耳熟能詳的,便是他的武打生涯和風流「情債」。

1954年出生在香港,父親房道龍當過特務和保潔,母親陳月容走私過鴉片。家境復雜且家庭貧困,成龍童年就是個喜歡「尋釁滋事」的小子。

7歲那里,成龍實在令父親頭大,故將他送到了戲劇學院習武,當場就簽訂了「10年賣身契」,便開始了「遍體鱗傷」的訓練時光。

相比成龍,林鳳嬌的童年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1953年,林鳳嬌出生于臺北郊葫蘆島,一個沒有電且嚴重缺水的地方,物資匱乏,加上有五個兄弟姐妹,排行老二的林鳳嬌,很小就開始照顧弟弟妹妹。

做家務,挑水,背媽媽奶完的孩子…這些生活的重擔,基本都落在了林鳳嬌的身上。

隱忍的個性,在此刻,埋下了深深的種子。

12歲時,因為家里負擔不起學費,林鳳嬌輟學了。沒有一技之長的她做過服務員,長相出眾的她,后來又在一家歌廳當伴舞。

直到1971年, 命運終于垂青了這個努力的女孩。同年,成龍的事業也迎來了大轉機。

在各自的領域努力,大概是為了更好地在頂峰相見!

18歲的林鳳嬌,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貴人—張星磊,當時張星磊在準備拍《潮州怒漢》電影,一眼就相中了氣質出眾的林鳳嬌。

幸運的是進入影視圈的林鳳嬌,倍加珍惜拍攝的機會,加上骨子里的努力上進,很快,拍完《潮州怒漢》的林鳳嬌,得到了張星磊更多的引薦。

1974年,拍完《吾士吾民》后,這位「幸運兒」便一路開掛,最紅時,與林青霞,秦漢,秦祥林并稱「二祥二林」。

連台灣「花花公子」李敖都直呼:全台灣有十萬男人,都想娶她回家。可以說, 林鳳嬌的成名史是一部勵志片,也具有與任何男人平起平坐的底氣。

另一邊,成龍開始踏入了武打替身的行業,憑著吃苦的韌勁,趕上了功夫影片的紅利。

不久后,便碰到了大導演袁和平的電影《蛇形刁手》,并成功登上了「功夫新星」的寶座,同時,突然富貴的他,開啟了「風流浪子」的生活,并與米雪,鄧麗君有過短暫情緣。

1981年,在秦祥林的私人聚會上,觥籌交錯間,一個安靜乖巧的女子,深深吸引了成龍的目光。

也許是一見鐘情,也許是見色起意,此時的成龍,馬上化身「行動派」,對林鳳嬌發起攻勢。

在一次約林鳳嬌吃飯時,怕尷尬的成龍帶著成家班的兄弟赴約,同樣,林鳳嬌也叫了自己的好姐妹。

席間,林鳳嬌特別照顧成家班和成龍的感受,相比于之前和鄧麗君吃飯的拘謹,這一頓飯,成龍和兄弟們吃得直呼過癮,林鳳嬌也得到了成家班兄弟的一致認可:這個女孩很不錯!

恃兄弟為家人的成龍聽到這稱贊,覺得倍有面子,更加肯定了林鳳嬌。

后來,再一次擔任林鳳嬌電影的武術指導時,成龍格外盡心,林鳳嬌似乎也感受到成龍的真心實意,最終芳心暗許。這個溫婉端莊的女人真的會讓「浪子」回頭嗎?

在一起歸在一起,說到結婚,成龍還是很多顧慮。一是身邊人告誡他,要防著女人,她們都是貪他的錢。二是,當時影迷聽到成龍要結婚,鬧出要自盡的事,故而一直對林鳳嬌有所防備。

1982年,林鳳嬌懷孕了,無奈兩人在美國秘密領證結婚,并在同年生下了兒子—房祖名。

婚后,成龍依舊在影壇叱咤風云,我行我素,林鳳嬌則息影,做起了大哥背后的女人。

此后,陪伴林鳳嬌的是兒子和十幾年的寂寞隱忍時光。期間,房祖名極少看到爸爸,就算偶爾回來,也是對房祖名嚴格苛刻,喜怒無常。

在房祖名讀國中時,成龍突然心血來潮去接兒子放學,在學校門口等了半天也沒看到兒子的身影,結果打電話一問才知道,自己來到了小學接孩子,房祖名都已經上國中兩年了。

在美國的十幾年中,林鳳嬌和房祖名很少拋頭露面,成龍更是極少出現在母子兩的生活中。直到1997年,成龍的干爹何冠昌去世,他們才以成龍妻兒的名分出席,正式公開了身份。

原本以為能守得云開見月明,誰知是閃出一道雷。

1999年,一個挺著6個月的肚子的女人,對著媒體哭訴:孩子的父親是成龍。

一時間,這個女人的信息滿天飛:吳綺莉,港姐,比成龍小19歲,逼宮上位。

這麼不懂事的「小三」,無疑是成龍前進路上的絆腳石,這段見不得光的「出軌」戀情也浮出水面,吳綺莉的身世也被一一扒出。

1973年出生,單親家庭,母親鄭黎明對她的教育極近「變態」,把對丈夫的恨統統發泄在吳綺莉身上。

「還好你是個女孩,是個男孩我都不會要你」「你做ji都沒人要你」等,這些話都出自吳綺莉的母親嘴里,拳打腳踢更是家常便飯。

自卑,沒有安全感,成了吳綺莉的童年底色。渴望逃離現在的生活,是她拼盡一生都想去做的事。

17歲,吳綺莉奪得了選美大賽的冠軍,隨后也在影視圈名聲大噪,接演了幾部火爆的影視劇《中環英雄》,《飛女正傳》等,身邊也圍繞了不少富家公子哥,但都沒能及成龍的「成熟多金」。

1998年,一個派對上,成龍的「獵艷心」又開始作祟,吳綺莉便成了他的「獵物」,隨后,變身霸道總裁,對吳綺莉噓寒問暖,早已忘了遠在美國的妻兒。

把吳綺莉拉進自己的劇組,吩咐劇組,吳綺莉來了,才能開飯。吳綺莉夜里拍戲時,成龍坐在外面的車里等著,手里還準備了吃的,劇組也都開始稱吳綺莉為「龍嫂」了。

一個缺愛,一個「濫情」,吳綺莉最終飛蛾撲火了,哪怕明知成龍有家室也在所不惜。只是這種「女走心,男走腎」的關系終有爆發的一刻,看是什麼路數而已。

在得知懷孕的那一刻,吳綺莉果斷要生孩子,成龍著急了,說給吳綺莉一個億,讓她打掉孩子。

當然,吳綺莉不是省油的燈,或許也是真的走心了,這是她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最后就有了「逼宮上位」的戲碼。

命運有時候真吊詭,這次的「逼宮」讓三個人的人生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
正當所有人都指責成龍背信棄義時,林鳳嬌的一句話像一束光,照醒了混沌的成龍。

「你先安撫人家,不要傷害到人家,不要傷害到我們,你先解決你的事情,我知道你很煩,你先去解決,需要我,我會隨時站出來。」這是林鳳嬌對「逼宮事件」的回應,沒有責罵,沒有怒氣。

生性風流的成龍,原本對困住他自由的婚姻和林鳳嬌,早已厭倦,并想借此機會與林鳳嬌失婚,此時徹底醒悟:林鳳嬌才是值得托付的女人。

不久后,就找來律師改遺囑:家產都給林鳳嬌,也在1999年,成龍把妻兒接到了香港一起住,當起了「寵兒子」的好爸爸。

而吳綺莉,愣是把好不容易洗好的牌,打得稀巴爛,成龍從此決心與吳綺莉不再來往,孩子更是與他毫無關系。無奈,吳綺莉又回到了那個令她恐懼的母親身邊。

邊是一家三口幸福團聚,另一邊是兩母女的落魄生涯,從此,「龍太子」與「小龍女」的生活也是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。

1999年來到香港后,成龍便開始為房祖名各種鋪路。

17歲時開豪車住豪宅,一個月零花錢6位數。2001年,知道兒子喜歡音樂,成龍二話不說花重金請來李宗盛教音樂。

2004年,房祖名出演《千機變之花都大戰》的主角,配角是甄子丹,吳彥祖,梁家輝等人。2005年,登上春晚演唱了歌曲《要強》,并出演了爾冬升導演的影片《早熟》。

也許是十幾年來對林鳳嬌的虧欠,成龍是為了兒子能做的都做了,能給的都給了,真正盡一切努力在彌補房祖名。

可縱使機會和人脈無限,房祖名的演藝事業一直不溫不火。「靠爸爸」這三個字讓他一生都活在父親成就的陰影下。

2014年,房祖名和柯震東被警方抓獲,并被爆出已有7.8年,這沉重的打擊也讓成龍和林鳳嬌,一下子老了好幾歲。

只是此刻,他們更多的是懺悔自己的教育不當,以及對兒子的改過自新。

半年后,房祖名出獄,沒有責罵,成龍還親自為房祖名剪了頭髮,意味著「從頭開始」。

2017年,成龍還是厚著臉皮動用資源,幫兒子自導自演了《北京愛情圖鑒》,希望能再次助房祖名一臂之力。

2021年,記者拍到,房祖名街頭和三五好友喝下午茶,十分愜意,改過自新后的好日子,還是有滋有味的。

另一邊, 「小龍女」吳卓林除了留著成龍的血脈,卻再也跟「成龍」兩個字,扯不上任何關系,二十幾年不聞不問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。

對于吳卓林這個名字,吳綺莉當時的起意是「吳琦莉卓越于林鳳嬌」,女兒也成了她爭強好勝的籌碼,吳卓林的生活又能好到哪里去?

一個控制欲極強的母親,和一個「冷漠「的父親。同學罵他是「私生女」,把她的文具丟到地上,甚至遭遇校園「小團體」的拳打腳踢。

一直被母親施予教育的吳綺莉,又如何能懂得愛吳卓林呢?她操控著女兒的生活。在吳卓林15歲時,一次睡著后,吳卓林醒來發現自己竟穿好了要上學的衣服,是吳綺莉換的。

面對女兒的「割腕」事件,吳綺莉也只是習以為常地回應一句:現在的小孩都流行割腕嗎?她經常這樣的。兩人還經常鬧得要警察來收拾殘局,甚至一度要斷絕母女關系。

這陰溝里的生活,哪一樣不是在復刻著吳綺莉的曾經, 吳卓林想逃離吳綺莉,就如同曾經吳綺莉想逃脫鄭黎明,只是這一切,親生父親早已決定熟視無睹。

不管吳卓林怎麼逃離,媒體不會放過被當做大哥「污點」的人證,這個一出生就要抬不起頭的「問題少女」,注定要眾人的關注下漸漸墮落。

前段時間,有網友在多倫多一購物中心偶遇吳卓林和女友「拾荒」,成龍的「私生女」流落街頭,大眾又是一片嘩然。

走投無路的吳卓林,終于第一次在網上喊話:「你好,我是成龍的女兒.....」另一頭,依然是成龍的沉默。

自始至終,對吳卓林而言,「親生父親」也不過是一個虛擬符號而已。

同樣的基因,房祖名一出生就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凡事有老爸罩著,犯了錯也能得到真正的接納。

吳卓林,掙扎一生或許都逃不掉「私生女」的罵名,「小龍女」的名號只是讓她的生活陷入了更大的深淵。

要說差距背后,大概是林鳳嬌的隱忍和吳綺莉的自我之間的較量,一個甘心為成龍和家庭付出,一個祈求飛上枝頭變鳳凰。

2018年七夕,成龍和周杰倫共同合作歌曲《謝謝你一輩子》發行,成龍大膽在微博向林鳳嬌表白。

2020年,林鳳嬌去成都探班成龍,兩人挽手前行「壓馬路」,幸福的笑容洋溢在兩個人臉上。

2021年,成龍把旗下兩家公司的控股全部交給了林鳳嬌,市值高達20億。

另一邊,吳綺莉一直單身未婚,事業的停滯,女兒的叛逆,加上這一生走不出的「情傷」,偶爾買醉,但生活也慢慢步入正軌,如今49歲的她也在籌備復出,她的生活讓她自己去定義吧。

結語:

同種基因,兩種命運,房祖名和吳卓林都沒有真正掙脫「龍太子」「小龍女」的宿命。

不同的是,獲得更多愛和支持的「龍太子」自然有更多的機會實現真正的躍遷。對于吳卓林,柴叔想說:倘若命運發給你一手爛牌,唯一能做的,就是想辦法把它打好。

對于提供孩子成長土壤的父母,西塞羅說過: 每個人都有錯,但只有愚者才會執迷不悟。我們的一生,都在不斷修正的過程,這既是為自己積德,也是為后代積福。
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