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1年,一位女子去下地幹活撿到一枚金印,轟動日本,專家:200年的大案終于水落石出 - | 點知天下

happy 2023/01/01 檢舉 我要評論

古董是為人所珍視的古代器物,是先人留給我們的文化遺產、珍奇物品。

世界各國對不同類別的文物,各有其通常使用的名稱,但尚無概括所有類別文物的統稱。

在這上面沉積著無數的歷史、文化、社會資訊,而這些資訊是任何一件其他的器物所無法取代的。

今天發生的事情,解開了200多年的謎團,  在漢光武帝時期,曾經賜給日本國王一個金印,

但是這麼多年下去以後,這件真品就已經找不到了,很多專家也就開始淡忘了,

也沒有人繼續找它了,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個東西竟然被一個農民撿到了,

這枚金印發現後,一開始日本人並不認識上面的字,後來專家趕到,

才發現這件價值連城的東西,簡直歎為觀止無法想象的價值。

後來一個研究中國儒學的日本學者知道此事後,出高價想從這位農民手裡買到金印,

農民才意識到這個東西的重要,竟然主動將其上交給國家,

金印就被當地的領主獲得,後來保管在福岡市博物館裡。

揚州農民在田間撿到一寶貝,卻引起日本震動,破解了200年的懸案。

1980年春天,其中一座墓葬被盜,南京市博物館接到報告後,

組建了一支考古隊,對被盜的墓葬進行了搶救性發掘。

漢代墓葬封土堆

雖然墓葬多次被盜,但仍出土了包括虎紐瑪瑙印、錯銀銅牛燈、鎏金博山爐等一批珍貴的文物。

從墓葬形制和出土文物,考古隊判斷這座墓葬很可能是漢朝時期,某一位諸侯王的王陵。

在對出土文物進行研究時,文物專家在一件銅燈上,發現了一段銘文:

「山陽邸銅雁足長鐙建武廿八年造比十二。」「山陽邸」指山陽王府,

「建武」是東漢開國皇帝劉秀的年號,說明這件銅燈是建武28年時,為山陽王府鑄造的。

據《後漢書》記載,建武十七年,劉秀將兒子劉荊冊封為山陽王,後來到了漢明帝時期,

劉荊從山陽王改封廣陵王,治所就在今天的揚州地區。

儘管這段銘文的記載,將墓葬的主人指向了廣陵王劉荊,但考古是一件非常嚴謹的事情,

在缺少其他文字證據的情況下,關于甘泉山二號墓的墓主人身份一直沒有定論。

發掘工作結束後,考古隊開始陸續撤離了現場,在最後一批人員離開前,

他們找到了當地甘泉公社老山大隊的領導,協商關于考古工地的善後事宜。

因為在墓葬發掘時,曾在墓室中清理出了大量的碎磚瓦和雜土,就堆在工地的四周,

現在發掘結束了,需要人來用這些雜土對墓葬進行回填。

最終,雙方商量決定在第二年開春時,由村裡派人將考古工地進行回填。

考古發掘現場

1982年2月,老山大隊挑選了幾十名社員,到考古工地去平整土地。

有一天,一位名叫陶秀華的婦女在清理從墓葬中挖出的碎土時,

無意間撿到了一塊泛著黃光的「金屬」,陶秀華以為是一塊黃銅,

便撿起來裝進了口袋,想著改天賣到廢品站,也許還能換些錢補貼家用。

當天晚上從工地回家後,陶秀華將撿到「金屬」的事情跟丈夫說了,

當兩人用水將表面的泥土沖洗乾淨後,發現這塊「金屬」竟然是一個造型精美的印章,

不僅正面刻有四個大字,背面上還雕刻這一隻栩栩如生的烏龜。

文化程度有限的二人看了白天,也沒認出印章上的四個字是什麼意思,

但隱約間覺得這應該是一件文物,于是便利用閒置時間,到了南京博物館

請專家幫忙鑒定一下這枚印章。這一鑒定才知道,

原來陶秀華從泥土中撿到的印章,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「廣陵王璽」。

據博物館專家介紹,他們第一次見到這枚印章後,全部都驚呆了,

因為這枚印章的背後蘊含著極高的歷史價值和文物價值。

專家說:在古代,印章是權力的象徵,主人都會隨身攜帶,絕不會贈與他人,

因此「廣陵王璽」的發現,直接證明甘泉山二號墓的主人就是廣陵王劉荊。

在發現之後的200多年時間裡,日本的史學界從未停止過對這枚金印的爭論,

但一直沒有結論,成了一個無法解決的懸案。可當「廣陵王璽」發現後,

這個爭論了200年的懸案終于真相大白了,再也沒有人懷疑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的來歷了。

漢委奴國王印章

「廣陵王璽」火爆日本,200年歷史懸案被解開

甘泉二號墓的主人身份被揭開,「廣陵王璽」金印也在考古界聲名鵲起。

這件事本是我國考古界的重大發現,金印也是我國考古界的珍貴文物,

按理說,跟一衣帶水的日本沒什麼關係。但是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

幾個月後,  「廣陵王璽」火爆日本,成了日本全國爭議討論的話題中心。

日本各大報紙的頭版頭條報導的都是「廣陵王璽」的消息,日本史學界也轟動了,

各個專家學者爭相發表論文和意見。日本博物館也一再致電中國,表示希望「廣陵王璽」能夠在日本展示。

廣陵王璽

「廣陵王璽」既不是現世發掘出的唯一一個漢代金印,也不是什麼歷史名人所用之物,為什麼能引起日本如此大的轟動癡迷呢?

問題的答案就是:  「廣陵王璽」的存在解開了日本一個爭議了近200年的歷史懸案。

1784年,日本的一位農民跟中國的陶秀華一樣,遇到了天降餡餅的大好事兒。

這位叫做甚衛兵的農民也是在修路時發現了一塊兒金子做的印章,  這是枚方形印璽,上綴蛇紐,底部篆刻五個大字。

後來,甚衛兵將印璽交給了日本官府,經過輾轉,這枚金印最終到了藩主黑田的手裡。

黑田找了相熟的儒學專家龜井南溟研究金印,經過他的鑒定,印璽上的五個大字為  「漢委奴國王」(委通倭)。

漢委奴國王印

龜井結合後漢書中的記載「建武中元二年,倭奴國奉朝入賀,光武賜以印綬」認定: 

這枚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是當年光武帝劉秀賜給倭國的印璽。

「漢倭奴國王」金印的發現,對于日本史學界是一個重大發現, 

這印證了日本曾在東漢時期就朝拜我國,依附東漢王朝。

但是,日本對此事抱有很大懷疑,這些爭議裡最大的聲音就是——  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是假的!

隨著中國「廣陵王璽」的現世,圍繞著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的爭議也得到了結果。

1966年,日本學者發現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與「廣陵王璽」金印形制相同,和漢代印完全相合。

此後,日本學者還發現兩枚金印的印紐花紋、大小、特徵、製作方法都完全相同。

漢委奴國王金印

1974年,大谷光南翻出了唐《翰苑》的記載:中原之際,紫綬以榮。

這條記載與《後漢書》「光武賜以印綬」相佐證,證明金印的歷史記載相符。

光武帝賞賜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為西元57年,劉荊從山陽王變為廣陵王是在西元58年,

前後只差一年,因此金印的鑄造方法才如此相似,這一點也得到了佐證。

這兩枚金印,文字都屬陰刻篆文,形制上十分接近, 

甚至還有人提出這兩枚金印極有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。

「廣陵王璽」的現世,讓日本史學界對于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的研究和鑒定得到了突破性進展,

圍繞著日本近200年的謎案終于得到了結果。

「廣陵王璽」的現世對我國也有著重要的意義,它從側面證明瞭《後漢書》的可靠性,

也證實了  在幾千年前,落後貧窮的日本曾經遠涉千里前來我天朝朝拜進貢,

換取「漢委奴國王」金印,借漢王朝威勢,鞏固權力,統一全國!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